邮箱:lwly3039718@163.com   电话:0913-3039718
官方微信
扫一扫,一键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官方微博
扫一扫,一键关注微博!
官方头条
扫一扫,一键查看头条号!
位置 > 临渭旅游网 > 文物 > 文博知识 > 正文

习仲勋和屈武

核心提示: 2018年7月16日是我国著名爱国民主人士、政治活动家、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卓越领导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七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屈武诞辰120周年。

2018年7月16日是我国著名爱国民主人士、政治活动家、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卓越领导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七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屈武诞辰120周年。

屈 武

为缅怀屈武为人民一生奉献的光辉业绩,学习屈武为革命始终不渝的伟大精神,特撰写本文,以兹纪念。德高望重的革命先辈屈武和老一辈革命家习仲勋都出生在陕西渭南,他们是我们渭南人的骄傲,永远值得我们缅怀、拥戴和学习。

乡党初见分外亲

1949年4月中旬,国共两党在北京经过多轮会谈,最终拟定出了《国内和平协议》。国民党和谈代表团委派代表黄绍竑和顾问屈武带着文件返回南京,劝李宗仁主持的南京政府接受《国内和平协议》,后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国内和平协议》上签字,国共合作北平和谈宣告破裂。

屈武此时担任新疆联合政府委员兼迪化市(今乌鲁木齐市)市长,受周恩来和张治中的委托,急返新疆迪化,协助陶峙岳将军、包尔汉主席全力策划新疆和平起义。屈武置个人安危于不顾,他同主和派几位核心领导经过几个月的不懈努力,1949年9月25日,陶峙岳将军率领的国民党驻新疆部队发布起义通电,26日,新疆联合政府发布起义通电,至此,新疆全境和平解放。12月1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新疆省人民政府成立,屈武继续担任新疆省政府委员兼迪化市市长。

新疆和平起义后,西北全境随之陆续解放。筹建西北军政委员会的工作紧锣密鼓的开始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屈武和习仲勋这两位相互仰慕已久的渭南乡党终于有机会相见了。1950年1月16日,屈武陪同陶峙岳、包尔汉等到达西安,去看望先期从北京抵达西安的张治中将军。大家见面后不久,中共领导人彭德怀、习仲勋等也前来拜会张治中,当张治中将屈武介绍给大家时,习仲勋高兴地伸出双手,紧紧握住屈武的手说:“渭南乡党,咱终于有机会见面啦。”屈武也是感慨万千地说:“不是吗?乡党见乡党,两眼泪汪汪呀!名字知道太久了,这不才见到真人嘛。”虽然见面只是简单客气的问候,但两人耿直豪爽的性格都在彼此心里留下了难忘的印象。这也为他俩从相识到相知,直至以后几十年的工作、交往建立了良好的开端。

1950年1月19日,西北军政委员会在西安成立。彭德怀任主席,习仲勋、张治中任副主席,屈武等任委员。因需要讨论的事情太多,这个会议前后召开了一个余月时间。1个月余时间密集的交往相处,两个渭南乡党建立起了深厚的革命情感,达到了无话不谈的挚交地步。

共事共处情更浓

1950年3月初,屈武在西安参加完西北军政委员会成立大会几天后,正准备返回新疆迪化工作。此时,屈武接到了政务院总理周恩来的急电,通知他马上赴北京,这样,屈武便由西安直飞北京。到北京后,周总理和毛主席接见屈武,对他在新疆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赞扬。周总理找屈武谈话,安排他任政务院副秘书长兼参事室副主任之职,还负责保密等工作。

1962年春节前夕,周恩来总理邀请屈武(右一)张治中(左一)、傅作义(右二)工商国共第三次合作大计时摄于钓鱼台。

1952年9月,习仲勋调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长兼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副主任之职,1953年9月任政务院秘书长。1954年9月,政务院改为国务院,屈武改任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副秘书长,习、屈两人在政务院一起共事两年多。加之两人到北京之后都住在北京西皇城根附近,无论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都相互关怀照顾。“文革”结束后的八十年代,屈武在民革中央担任领导职务,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期间兼任全国政协祖国统一组组长。此时习仲勋由广东省委书记一职调北京后担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副总理,曾分管统战工作,后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屈武副主席与习仲勋副委员长在统一战线和祖国统一工作中经常开会,研讨情况。相处之中,同事情谊、朋友情谊、乡党情谊愈久愈浓。

患难之中见真情

1962年8月,康生借小说《刘志丹》之事,诬陷习仲勋是“反党野心家”,是该小说的主持人和幕后策划者,使习仲勋遭受迫害长达16年之久。对于习仲勋接受审查之事,屈武对此极为不能理解,还是继续到习家去探望、安慰,并到处打探情况,多次与周恩来总理就此事榷商、讨论、甚至争论。最终看已改变不了既定事实,只能私下默默关心关注着习家。

1968年春节后不久,屈武也被关进了北京秦城监狱,受到6年不白之冤。屈武是张治中将军在新疆主政时期的最得力的助手。他受中共中央和周恩来的委托,协助张治中经过不懈努力营救出了被新疆军阀盛世才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统治新疆时关押在监狱的马明方、杨之华、高登榜、张文秋等131名中共人员,并把这批同志安全解救护送回中共革命根据地延安,谱写了国共关系史上光彩夺目的一页。

但是在十年“文化大革命”中,林彪、“四人帮”炮制所谓的“新疆监狱叛徒集团案”,妄图打倒一大批我党的优秀领导干部,妄图让屈武这个亲历者出面作伪证。正直的屈武从不改口,说:“他们都是久经考验的共产党人,不存在叛徒集团问题。”在秦城监狱中,“四人帮”爪牙还多次强迫屈武揭发他的老朋友习仲勋的问题,说这样就可以将“功”赎“过”,减轻“罪行”,但这一切都遭到了屈武的严词拒绝,表现了一位坚强的革命者的凛然正气。1974年国庆前夕,屈武的名字被周恩来总理补充到参加国宴人员名单中,毛主席批示“可”字。屈武被组织上从秦城监狱接出来后安排到国务院第二招待所,洗澡、理发、更衣后,当晚就直接去赴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庆祝国庆国宴,才得以重获自由。

习仲勋(左三)、屈武(右三)、杨尚昆(左四)、孔原(右五) 习近平(右二)、习远平(右一)等合影

出狱后的屈武,继续关心关注中央对习仲勋事件的处理情况。他的家也是齐心、齐安安、习近平经常去的地方。他对齐心说:“我屈武从来不怕来自任何方面的压力和势力,我光明做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自己的朋友。不论你和孩子有啥事都可以来我这里说,我谁都不怕。我已蹲过13年监狱了(在苏联被流放西北利亚7年,文化大革命被关押6年),再蹲几年又如何?”随后几年,为了使习仲勋早日洗清冤情,屈武也多次找过叶剑英、杨尚昆、王震等领导同志探询情况。习近平总书记在2012年12月24日走访民革中央时说:“民革屈武主席和习家也是很有交情的,文革前后,我就经常到屈主席家中蹭饭吃。”

革命情谊永相随

在《习仲勋画传》中有五幅习仲勋和屈武在一起的照片,从而显示出他俩的工作交往和革命情谊之深。在《习近平父子家照》中有一幅是1978年4月5日习仲勋离京到广东赴任时,在北京首都机场送别时的珍贵照片,照片中屈武站在齐心和习仲勋两人身后,惜别之情依依相随。习仲勋在广东任职两年间,屈武受习仲勋的邀请曾先后两次前去看望老朋友。习仲勋陪同屈武视察调研了解广东经济社会发展情况,老朋友彻夜交谈甚欢。

1980年9月,习仲勋重回北京工作后不久,就搬到北京三里河与屈武同住在一个大院中,而且两个楼是前后楼,两家大人、孩子常来常往,这一住就是好多年,老朋友又能经常见面交流了。

屈武和习仲勋两人的私交在习老夫人齐心怀念习老的《仲勋,我用微笑送你远行》中真实记录如下:“紧张工作一天后,晚上如果没有会议和其他事情,你偶尔会邀上屈武、杨明轩、赵寿山等几位老熟人一起打几圈麻将放松一下。玩到开心时,你也会搞点小动作,眼疾手快地从已打出的牌中捞起一张大声说‘我胡了’,其他几位或是眼神不好看不清,或看出来就大声向我告状。”

1987年,民革中央宣传部选编了《屈武文选》,以此纪念民革成立四十周年。该书收录了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主席、九十高龄的屈武在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九年间发表的文章、讲话。习仲勋以《霜叶红于二月花》为该书作了序言。文中对屈武给予了高度评价:“屈武同志坚强的革命意志,鲜明的原则立场,刚正不阿的性格,丰富的政治阅历,是我一向钦佩的。特别是在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中,尽管受到严峻的考验,屈武同志始终保持乐观的心情,对我国前途充满信心,革命热情至老不衰,更是难能可贵。”

1986年7月12日晚,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习仲勋代表中共中央出席了组织上为屈武举办的九秩华诞。习仲勋讲到:“屈武是一个活了将近一个世纪的老人,是一个生活了几个朝代的老人,从民主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由中国国民党到中国共产党,与国共两党领袖人物有过比较亲密的接触和交往,他的一生都致力于中国革命解放事业和祖国的和平统一大业,他的一生饱经忧患,浩瀚风云,具有传奇色彩。”

屈武一生都酷爱喝酒,素有“屈八杯”、“屈酒仙”之美称,茅台是他的最爱。难怪习仲勋见到他常说:“屈老,还有八吨酒等着你喝哩!”这句话精确淳朴地契合了屈武留下的辞世遗嘱:“我只有一个愿望,待到海峡两岸人民团圆的那一天,你们为我斟上一杯茅台酒,让我在九泉之下,分享祖国统一的欢乐。”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刘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