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编热线:0913—3362222

投稿邮箱:wnw0913@163.com

首页 > 华山论见 > 网言网事 > 正文

酒 冏

0922-hinpmnq9442439

4b44a3557c0340ed856bff6ee2b60fba_th

在那个开放或放开的年代,大小领导最时髦最爱说的话语是招商引资,跑部进省。那时,没有禁酒一说。喝酒上台子正常,喝酒作报告讲话也正常。跑长途的大车司机为了提神,座位旁经常放上一瓶酒,困了烦了,憋屈了,呷上一口。坊间传说的都是某某,喝了多少酒引来了多少投资;某某为一个企业项目落地酒喝到胃出血。

我所供职的单位,虽非经济行政部门,但考核指标和内容也有经济社会发展的成份,还涉及民意测评。一省级新闻界朋友,经常为我们的工作出谋划策,做了不少正面宣传的事,这便因工作结缘,成了生活中的朋友,有事无事或来或去見面就喝点小酒。

一次,随领导去一地参加全省性会议,这位朋友又随会采访,遇见了自然少不了美酒相伴。当时是夏季,相约晚饭后赏景并喝啤酒。但开会的地方是个孤岛,离城较远,晚上也没有什么夜生活。跑了一两里路,只有一家新疆人开的小酒馆。烤肉的维吾尔族小伙约摸二十来岁,看着挺精神,不停的翻滚着手里的烤肉,烤肉的油汁滴到火炉里,不时闪出火花,映照着小伙满是汗珠,但棱角分明的五官。小伙子可能来内地时间不长,汉语还不太顺溜,嘴里不停的嘟嘟囔囔着,间隙间或能听见磕磕绊绊,并带有明显异域字眼的“羊…肉…串…二元(每根)”。他还不时地用台面上的一把剔肉刀,拍打着还没上火炉的肉串。

我俩选了个光线半明半暗的小桌旁落座,紧邻一桌是几个年轻人,赤膊着上身,一位还有长长的纹身,正吆喝着“五魁首啊…”,记者朋友看了看我,我们不约而同道“走吧"。再走了走,还没有合适的地方。便在一家小超市买了几小瓶当地产的白酒,要了几袋小吃,随回到了住处。

开始的话,还能记得。不仅说个人、家庭、孩子,还说了好多工作的话题。随着空酒瓶的增加,话题也越来越多。似乎还说过为工作尽职尽责,取得好结果而久战不倒的豪言壮语。直到全部酒瓶成了空瓶,看时间也过午夜,言明天有会,早早休息。便送记者朋友到门口,互道安好,还约改日再喝。

约凌晨三时许,忽听重重的敲门声,便摇晃着身子起来开门,没人。平时的责任心害了我,出门左看右看,“咋没人”。正自言自语间,一阵风刮来,只听“砰”的一声,门合上了。我摇了摇,是锁上了。我本能地摸了摸裤兜,那有啊!全身上下,只挂了条裤头。瞬间,头脑嗡嗡的,头发都直了起来,酒也醒了一半,这该怎么办?

我无助地依在门上,心里充满了无奈。“怎么办?怎么办……”,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

“不行,我得去一楼服务台去要钥匙”。我心里琢磨着,便来到电梯旁,不知什么原因,电梯间停电。没有办法,只得走步道。当从十一楼下到九楼拐弯处,一阵凉风吹来,头脑又清醒了些许。“这服务台工作人员,都是女孩子,深更半夜我这套装备,不会吓着他们吧?如果还没等我开口,她们大喊大叫怎么办?”“再遇保安不问青红皂白,上来把我撂倒,如何是好……这里全省开会,那个人丢人不要紧,给人市上抺黑事就大了”。我想了想,还是慎重为好。又重折回到了十一楼。

我依然靠着门,手不自觉地捻着裤头角,眼睛望着幽幽空无一人的走廊,心里突然一灵光,竟泛起一丝得意,亏了这一尺半布让我保持住了最后一点尊严。

那是人们无聊,编的一个段子,也可能有真实的情节。说的是和我类似的故事,只是那个主角比我惨。早年住店是不带卫生间的。一公人出差,正好又单住一房间。夜急,出门顺手拉上了门,等再回到房门口,才意识到门锁上了,问题是他习惯裸睡,自然一丝不挂。那时的宾馆简单,大多是多层,每层又设有服务室。实在无奈,硬着头皮准备叫服务员,无意间发现了窗台上放着一瓶墨水,心机一动,便给自己画了个裤头,然后,装着大方敲门要钥匙,服务员虽然有些诧异还是给了钥匙。问题出在本人画前边没画后边,得意忘形间一转身致使大腚走光光。

我这比他强。想着想着心里竟还坦然了。你说怪不怪,心里一活泛,办法也就来了。

我思忖着“这开会和谁来的?有领导,有同事。但他们都分别在哪个房间不清楚。敲错了门怎么办"?我心里又急又有些犹豫不定。站着有些累了,便靠门蹲着。“怎么办?总不能这样到明天早上”。

在机关工作的人都知道,排名先后是有规程的,有时还是学问,人和单位都是不能随便排错的。像开会这样的事,一个市参会的人员是应该住在一起的。我是这样想的,便以我住房为参照物,小号房间应该是领导,我之后的自然是同事。在拿定主意后,便来到旁边大号房间门口。我轻轻地敲了敲门,里边“谁啊”?“我”。随即,门开了。在看见同事的一瞬间,那真是幸福满满。我不由叫了声“我的那个爷哎”,手狠狠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走进房间,但见床上还有人。便不自觉收住了脚步,同事忙说“是司机”。这便简单述说了几句事情原委。同事让出床位给我,他和司机凑合睡。说客套话无用,只能如此。同事很快又入睡了,我却睡意全无。昨晚的事情,似过电影般在我的脑海中掠过。“我这是酒喝多了,亦或是精神出问题了?还是传说中的夜游症呢?”越想心情越焦虑,直至天有亮色,才朦胧睡去。

第二天,在同事的招伙下,随便吃了点早餐,便上車参观,上午会议安排是现场观摩。经一夜折腾,我自然情况不好。“没睡好?"领导关心地问道。还没等我回答,他又自言自语道:"我也没睡好,三、四点钟,谁敲门问是否报房间漏水,我说没有,对方说敲错了"。

我和领导是隔壁,显然,我是被人敲起来的。领导的话,让我吃惊,也化解了我的心病。我心里不停地念叨着,"我很正常,我没病,更没精神疾病。"试想,没有这不经意间的化解,我脑海里始终会有一个问号,我可能有问题。并且这个想法会一直延续下去,并不会轻易示人的。

后来,经的事多了,听得也多了。这件事现在回想起来轻松愉快,谈笑风生间,再略加修饰,虽然有些尴尬,但还是妙趣横生,十分有场景感。但真放在那个蛮荒且科学不发达的年代,如果再遇到一歹毒女人或男人,或巧遇警察搜索罪犯,然再遇一罔顾法律,极糊涂且不负责任,如“滴血认亲”之审办人士,此巧合甚或成为“铁案"。

案卷记录大概如下:姓名、性别略去。

作案动机:酒后冲动,本人不能自证清白;

作案过程:酒后夜游,本人不能自证清白;

作案工具:酒后自带,本人不能自证清白;

作案目的:酒后随机,本人不能自证清白……

最终审理结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情节严重……那后半生之路甚或变成,上访……再上访……市上……省上……再上……而后,经当事人多年上访,有关方面反复呼吁,承办机关认真复查,并调取案卷及听取调查当年涉及相关人员情况介绍,现予以平反……补发工资……落实退休待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本网站部分图文信息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网站法律顾问:陕西圣达律师事务所主任 李刚庆
技术支持:渭南青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www.0913wnw.com 媒体支持:陕西网渭南站 投稿信箱:wnw0913@163.com 新闻热线:0913-3362222 网站备案:陕ICP备14011189号-2
  陕公网安备 6105900200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