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采编热线:0913—3362222

投稿邮箱:wnw0913@163.com

首页 > 华山论见 > 新帖 > 正文

孙子金豆

 孙子金豆

作者:林沐

孙子金豆,虽有个响亮的大名,但平时没人叫。出生后,有段时间喂养有些不顺,姨奶奶说,贵命贱养,随之便有了“毛豆”、“豆子”的别称。

孙 子 金 豆

孙子2018年12月生,今年12月23日是他的三岁生日。

三岁在人的一生中是个很重要的里程碑。孩子三岁了,就能上幼儿园了。民间有“三岁看大、七岁看老”的说法。可见三岁在人的一生中是多么的重要。

孙子三岁生日是在儿媳娘家过的。儿媳娘家也在城里。虽然是城中村,但现在条件好了,冬季取暖设备齐全,环境又宽敞,没有了过去农村和城市的区别。其实,不管是独生子,还是多子女,父母特别是爷爷奶奶都是很当事的。所以,妻子很早就说,孙子三岁了,要给娃过个有意义的生日,但如何过,还没想好。征求儿媳意见,儿媳意思村里邻居孩子过生日,孙子都参加了,想让孙子在村里过。一来孩子多热闹,二来也还人家个人情。话说得在情理,妻子自然同意了。

农村人厚道,也好热闹。孙子三岁生日那天,儿媳不断把照片和视频通过手机发给我们。一大厅堂,大人们围坐在沙发上拉家常,中间连铺两个爬行垫,就是孩子们的天下。女孩子偏爱跳舞唱歌,男孩子偏爱骑车和玩大小玩具。十多个孩子,也看不清干什么,乱哄哄的,但气氛热烈。等到傍晚七点左右,上小学的、上幼儿园的小朋友都回来了,生日宴才开始。随着儿媳一声“祝你生日快乐”,现场在熟悉的旋律下,响起了高低不同,大小不一,迟早有异的生日祝福歌,随着歌唱声的起伏,烛光亮了起来,隐隐约约看到孙子那稚嫩的脸庞。妻子说“眼睛怎么闭着?”“那是正在许愿”。我猜测到……。后来问儿媳,说我是对的。

孙子的生日宴晚上十点多才算结束。散时儿媳还为每个孩子回赠了生日小礼物。要不是其他家长担心自己孩子第二天上学,估计可能还会更迟些。儿媳说她们休息已近午夜,因为孙子一直兴奋着。

12月24日,孙子还嚷嚷着要过生日。

其实,对孙子的关注和话题,是从有了孙子后才有的。这可能就是人说的“隔辈亲”。过去有儿子时,还真没有这个感觉。

孙子出生时,我有些想哭,没有原因。

孙子生时,妻子、儿子、一家人都在医院。这家医院是妻子过去工作过的地方,接生的人也多是妻子原同事或朋友,但我看到妻子给人说话时,有和过去不一样的姿态和近似央求的语气。唉,自己的孙子,爷爷奶奶都是一样的表现。

孙子出生当天下午,和朋友喝了一场酒。那天酒喝得畅快,一个字“香”。

孙子出生三天后就去了月子中心。这家“中心”因为办的时间长,社会声誉高,需要个把月前登记。孙子入住“中心”后,爷爷奶奶自然如上班一样,天天要去看望。但无论你什么时候去,他只一样表现——“睡觉”。去的多了,发现有一动作,不管睡不睡着都在做。就是手指下意识的会从小拇指向大拇指弹动。我开玩笑道“我孙子能掐会算,你们谁对他好或不好,他记着呢”。

孙子的表现,一岁后也没有大的改变。整体表现有些“安静”,不太和人配合,吃奶要人工喂养。但也有例外。一次大人拿着几张图片让其看,他竟然用手指捏了一下苹果图片放到嘴里舔了舔,让人诧异。原来,大人有时把苹果切成片让其舔,他竟然记住了。老伴兴奋道:“我孙子灵着哩”。

两岁后,孙子的表现有了些许变化。但语言发音还不真切,好在朋友说贵人语迟。我的孙儿不是大众嘴里的贵人,但他有贵人相伴,也就是造化了。吃饭选人,要有手机动漫视频陪同,边看边吃。大小便很讲究,大便须戴上纸尿裤,小便须入瓶或罐,近期还须手纸擦干,在家出外,一概如此。

前几日,我独自领其去公园,孙子突然围绕我急转两圈,嘴里念念叨叨,好不容易听清了,是要尿尿。我随即给其做准备,孙子说要尿瓶子,当我寻遍随身物品,只找了个塑料袋。问其可否时,在“可以”声的伴随下,一泡泡尿酣畅淋漓倾泄而出,里外棉裤全是尿液。

一次和朋友叙旧,朋友对现在无原则宠爱孩子意见十分激烈。概叙大约和我同样的问题。也是奶奶在无瓶情况下,无奈用自己水杯接孙子尿液一事。其实,从心底说,我对此并无大的厌恶。一是生活好了孩子少,人们十分疼爱;再说,也是一种社会进步,让孩子从小养成不随地大小便的习惯。又一想,这算不算是一种自嘲呢。尽管有些牵强,只要能自圆其说,心里也算平衡了。

又一次带孙子出外。一司机开车不讲规程,占道、别车、插队,我情不自禁地骂了一句。约摸过了一、二分钟或更长时间,后排突然传来稚嫩而清晰的声音“他…妈…的”。我大吃一惊,好长时间才回过神来,原来孙子听到我骂人了。从此,在孙子面前,我时刻提醒自己用语文明,不讲脏话,硬憋着也不吐脏字。

一天,全家人吃饭时,孙子粗声粗气,不吃不喝,连平时喜欢的动画片也不看,问什么都是“不要”。没办法,电话咨询儿媳,“你们是不是说了他不好的话”。“噢,是的”。妻子说。

在陪伴孙子成长的过程中,从呀呀学语,到初懂道理。在享受含饴弄孙、天伦之乐的同时,每时每刻都倾注着爷爷奶奶的心血。

随着孙子的长大,也莫名忆起我们一代人的婚姻家庭。五十年代的人,成家大约都在七、八十年代。那时,国家提倡晚婚晚育。我是25岁上结的婚,一年后有了孩子。妻子在一百里路外县里工作,分居两地,思念是自然的。但有了孩子,思念中多了一份责任和任务。我的父母当时在妻子工作的地方居住,但都年过花甲,且身体有恙。尽管他们断断续续,尽心努力帮我带孩子,但毕竟年龄身体不饶人。等到我们夫妻团圆时,孩子已过三岁了。孩子上幼儿园后,虽然我们依然辛苦,但人年轻精力好,不知不觉就把孩子养大了。现在有了孙子,过去没有的感觉便有了。体会了养孩子的苦和乐,也更追忆父母的辛劳、不易和恩情……。

冬日暖阳下,牵手孙子信步在渭河大堤上,心里也是暖阳阳的。极目远处的青色,感叹天地万物的神奇。春能让万物复苏、夏能让万物茁壮、秋能让万物硕实、冬能让万物安歇。自然界是这样,人类社会又何尝不是。一代一代,一辈一辈,演绎着祖辈的希冀,演绎着同一辈的拼搏,也演绎着下一代的奋斗。我寻想,如果说,天竞物择是自然生命的进化;那么,人类社会的进化,根本因素是上一代或一辈,对后代后辈无私的爱和付出。

孩子是家庭的未来。孩子是社会的未来。愿我们在爱他们的同时,在教诲他们知识和文化的同时,传给他们更多精神和力量,让他们勤奋、努力、勇敢、坚韧、感恩和担当。这样,他们在失去我们时,在经受他们自己人生的春、夏、秋、冬时,才不会乱了方寸,才能面对现实,勇敢地承担起责任和义务,人类社会才可能有美好的未来!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李倩倩
本网站部分图文信息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网站法律顾问:陕西圣达律师事务所主任 李刚庆
技术支持:渭南青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www.0913wnw.com 媒体支持:陕西网渭南站 投稿信箱:wnw0913@163.com 新闻热线:0913-3362222 网站备案:陕ICP备14011189号-2
  陕公网安备 6105900200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