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采编热线:0913—3362222

投稿邮箱:wnw0913@163.com

首页 > 华山论见 > 网言网事 > 正文

黄河周末|谁帮谁

核心提示: 打定主意,我这个出租车司机今天不拉人,只办一件事——去车管所便民服务中心换领驾驶证。

打定主意,我这个出租车司机今天不拉人,只办一件事——去车管所便民服务中心换领驾驶证。

开着出租车,一路顺风。谁知到了距离目的地二三百米的地方,意外发生了。马路上,一个瘦小的中年男人狠劲地挥动双手,旁边的马路上坐着一位妇女,手捂肚子,表情痛苦。男人请求把他们拉到省城医院,说他媳妇得了急病。

今天可是我换证的最后期限了。我建议男子搭乘别的出租车,可他说,他们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再等下去就要命了。十万火急,我可真是才学理发就碰上大胡子——难剃(题)呀,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大叫一声:“上车!”

三个小时的车程,三个小时的风驰电掣。病人一路疼得呻吟,我头上的汗珠直掉。还好,车轮子已压在了省城中心十字路口的斑马线上。

本来很顺利,可意外总是料想不到,车突然熄火了,怎么打也打不着。

交警跑过来,了解了事件的原委,充满敬意地对我说:“放心吧,病人交给我们。”警笛声起,似春风化雨,一条生命的绿色通道直达医院。

我正在犯愁坏了的车怎么办?那交警好像一眼看穿了我,笑笑道:“别着急,我们帮您。”车被小心翼翼地拖到了附近的修理厂。交警把事情的原委向车行老板作了介绍,希望他照顾照顾。

胖乎乎的车行老板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好人好事必须支持,放心。”两名技术骨干放下了其他活儿,立即给我修车,老板又让人送来了热饭菜。我既感动又很惶恐,自己也没做什么呀,只是拆庙打泥胎——顺手,受之有愧啊。

吃完饭,我才突然想起:刚才病人走得急,还没给车钱呢,口袋里总共也就两百来块钱,拿什么付修理费啊?脸涨红起来,一颗心像石块掉井里一样“扑通扑通”。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车终于修好了。车行老板大手一挥说:“上路吧,换领驾照要紧。”我哆嗦着嘴唇问:“修理费多少啊?”他笑呵呵地说:“好人有好报,免费!”我不知该说点什么好。

又是一路风驰电掣。晚上六点半的时候,今天最后一个惊喜也让我赶上了。根据三个小时前的预约,便民服务中心的两名工作人员一直在等我。深秋的暮色来得很早,灯光温暖,驾照崭新,我的眼里尽是泪花。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张珂
本网站部分图文信息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网站法律顾问:陕西圣达律师事务所主任 李刚庆
技术支持:渭南青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www.0913wnw.com 媒体支持:陕西网渭南站 投稿信箱:wnw0913@163.com 新闻热线:0913-3362222 网站备案:陕ICP备14011189号-2
  陕公网安备 6105900200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