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采编热线:0913—3362222

投稿邮箱:wnw0913@163.com

首页 > 县市频道 > 韩城 > 正文

这就是韩城! “以古闻名”绝非虚谈(组图)

核心提示: 说起韩城,真是名副其实的“古城”。

说起韩城,

真是名副其实的“古城”。

单从“韩城”这个名字

就可以追溯到先秦时期,

当时的《诗经·大雅·韩奕》中就有

“溥彼韩城”的诗句。

这就是韩城! “以古闻名”绝非虚谈(组图)

刘玉虎/摄

隋开皇十八年,

沿袭了《诗经》中的称谓

把夏阳这个地方改名为韩城,

一直沿用至今。

自隋朝设韩城

已约有一千五百年左右的历史。

韩城,

“以古闻名”,绝非虚谈。

行走城中,一片古香古色

青色砖瓦建筑星罗棋布,使这座城浸满了质朴的古色,而挨家挨户大门上方几乎都挂着门匾,又令这座城显得格外特别。

这就是韩城! “以古闻名”绝非虚谈(组图)

刘玉虎/摄

匾上的题词以三字和四字居多:平为福、裕则俭、清雅贤居、瑞气盈门、贵在自立……大都是修身、教化之类,浓浓的重教风气给这座城添了悠久的历史感。身处其中,有种时光倒转的感觉,被这千年古城深深吸引。

穿越三庙,尽是古人遗风

韩城三庙包括城隍庙、东营庙、文庙。

城隍庙始建于明隆庆五年(1571),这里是祭祀“城隍”的庙宇。“城隍”最早是指护城的沟壕,逐渐演变为城郊的守护神。当时古代人民生产力低下,时常面临自然灾害,自身掌控自然的能力又十分有限,于是诞生了神灵庇护的愿望,便有了城隍的遐想。

这就是韩城! “以古闻名”绝非虚谈(组图)

刘玉虎/摄

东营庙,现存建筑为清道光年间重修。古代守城驻军的兵营有东、西、南、北、中五营,在韩城市内也相对应地坐落着东营庙、西营庙、南营庙、北营庙、中营庙,五座庙中都供奉和祭祀关羽,东营庙只是其中之一。五营中尽是关羽,可见关羽“赤胆忠心”“英勇善战”的形象已深入人心。

这就是韩城! “以古闻名”绝非虚谈(组图)

刘玉虎/摄

文庙始建年代不详,后存建筑为明洪武四年(1371)在元代旧址上重建而成,是祭祀孔子和他的弟子,以及培育人才的场所。

这就是韩城! “以古闻名”绝非虚谈(组图)

一路走过棂星门、戟门、大成殿、明伦堂、尊经阁等,被这庙宇里朴素典雅的建筑深深触动,真想穿越到孔子健在的时代,虔诚拜会,与他品茶畅谈,不知他是否会有“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欢喜?

拜谒古墓,叹写史精神余响千年

司马迁祠始建于西晋永嘉四年(301),位于韩城东南的韩奕坡上,依崖而建。走上司马坡,越过“朝神道”,再迈过九十九级石阶,便到了司马迁祠,这里是祭祀司马迁的场所,祠前竖立着各代的碑刻。

这就是韩城! “以古闻名”绝非虚谈(组图)

刘玉虎/摄

从祠堂侧门出,蒙古包外观的圆形砖石建筑便是司马迁的墓冢,据说是元代忽必烈因感于司马迁主张民族平等的主张,命人建造的。

驻立圣人墓前,崇敬之情愈发深厚。斯人已去,但是他光辉的人格和遗留下的辉煌著作,却被后世赞叹不已。

在遭遇宫刑的情况下,依然笔耕不辍,用了16载光阴,谱写出恢宏的巨著——《史记》,长达52万字。如果说,为某件事壮烈的死去,是勇敢的,那么为了某件事卑贱地活着,除了勇敢,其中各种心酸又几人能懂呢?他“忍辱负重”的魄力,让人震撼。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他的人格魅力和取得的成就远远超越了泰山。

漫步党家村,一览古村风貌

党家村位于韩城东北方向,主要有党、贾两族,因党族入住时间早,所以叫“党家村”,距今已约700年历史,村中大概有100多套 “四合院”和保存完整的古建筑。

这就是韩城! “以古闻名”绝非虚谈(组图)

刘玉虎/摄

步入党家村,你会看到许多标志性建筑,看家楼、文星塔、泌阳堡等。

这就是韩城! “以古闻名”绝非虚谈(组图)

刘玉虎/摄

看家楼是一座高于别处的三层阁楼,也叫瞭望楼,百年前常有匪患,村民登楼上可以瞭望全村,有动静可立刻采取措施,保族人安全,因此得名。文星塔始建于清雍正三年,是六层六角建筑,每层挂有铃铛,塔内供奉着文曲星和一些古代的圣贤。这里常年有烧香跪拜的人,大都祈求多福,子孙高中。

这就是韩城! “以古闻名”绝非虚谈(组图)

泌阳堡是当时防外来匪患,修建的防御工事,因为地处泌水之阳(山南水北为阳),因此得名泌阳堡。此外,还有沿途的上马石、木雕、石刻、拴马桩、门楼、匾额……这一切就像带你走进了古建筑的艺术圣殿,种类繁多,形态各异,着实让人惊叹。

船过龙门,忆千古往事意悠悠

到达龙门古渡,驻足岸边,看“黄河之水天上来”的大气象,已经血脉沸腾、荡气回肠。驱船黄河之上,近距离观望,又见峭壁风姿。

这就是韩城! “以古闻名”绝非虚谈(组图)

刘玉虎/摄

渐行中,只见黄河之水渐渐变窄,水流加急,山壁间距也明显缩小,这便是龙门,黄河最窄的地方,宽度仅有58米。

李白《公无渡河》有诗云:“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显然,此时的龙门已经没有水势奔腾,一泻千里的壮烈,但也足以眼见这水势开阔的壮美。

遥想“尧咨嗟”的水难之下,大禹要经过多少艰难才降服这蛮横的巨浪,保人民安居?心中不免升起丝丝敬意。

船行过龙门,视野又变得开阔,进入一个“三角”地带,此处为陕晋交汇之处。据说这里原是秦国和晋国的交界,泛舟此处,内心顿生一腔激奋:细数历史烟尘,征战四方又如何,称霸一方又如何,都覆灭成土,淹没在浩淼的时空,尚敌不过这山川永恒,何谈万世?

此时此地此境,望着黄河、群山,内心真是壮阔不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杨大君
本网站部分图文信息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网站法律顾问:陕西圣达律师事务所主任 李刚庆
技术支持:渭南青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www.0913wnw.com 媒体支持:陕西网渭南站 投稿信箱:wnw0913@163.com 新闻热线:0913-3362222 网站备案:陕ICP备14011189号-2
  陕公网安备 6105900200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