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采编热线:0913—3362222

投稿邮箱:wnw0913@163.com

首页 > 人文书画 > 摄影书画 > 正文

著名中青年书法家田永昭:飘洒遒劲扬国粹 形美质美韵更美

飘洒遒劲扬国粹 形美质美韵更美

——记著名中青年书法家田永昭

文/陈鹏 摄影/张长久 王长江

著名中青年书法家田永昭

乙未年仲夏的一天,晴空万里,艳阳高照。多位西安知名书法家朋友应约参加渭南师范学院美术设计学院“迎七一•同心共筑中国梦”书画家笔会。群贤云集,高手林立,古长安书画风格与秦东大秦岭派艺术争奇斗艳,令人目不睱接,留恋忘返。

笔者自幼喜爱中华传统书画艺术,“耳顺”之年从岗位上退了下来。一次偶然的机会与媒体结缘,从纸媒到网媒,从省媒到央媒,一干就是十年。十年媒体人生涯,有幸结识了一批在书画艺术界磨砺了四五十年的名流。凡大型笔会活动,逢邀必至,何况“迎七一”这个特殊的节点和“中国梦”这样重大的主题。随与挚友张统宣教授结伴而行,分享这特殊的文化大餐,徜徉在书画艺术的海洋里。

“田永昭的字不错,能有一幅就好了!”张教授随口一句,笔者闻之,愕然了良久……

张教授时任渭南师范学院《校报》总编、《学报》副总编,兼该院书法协会秘书长。他不但文笔出众,在书法领域也颇有造诣,对书法作品的鉴赏,从不人云亦云,随波逐流。四十多岁的田永昭在老将林立的中国书画艺坛还算晚辈,何况他今天并没有到场,但仍令同行念念不忘,足见其书法艺术影响之大。作为媒体人和书画艺术爱好者,一股探索中青年才俊田永昭成才之路的冲动便油然而生。

作者陈鹏采访著名中青年书法家田永昭(左)

受家风熏陶与书法结缘

田永昭,男,1971年4月出生于陕西渭南一个恪守中国传统文化的知识分子家庭,姊妹五人,他排行老五。自幼就喜欢写写画画,深受其父田东阳先生的喜爱。在他还是懵懂的孩提时代,父亲便以学写毛笔字,为他们姐弟启蒙。以诗圣---唐代大诗人杜甫《春夜喜雨》中千古传唱的诗句“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来形容田东阳先生教子育人毫不为过。在家庭的熏陶下,田永昭与书法结缘。

那时候,其父在县城工作,薪资微薄。田永昭姐妹兄弟五人随母亲生活在农村,家庭经济拮据。其父恪守中国传统文化,深知毛笔字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笔好字是人的门面,加之练毛笔字投资少,又是其父田东阳先生的擅长,自然就成了他们姊妹五人启蒙课的最佳选择。

逢年过节,其父总是为村民义务写对联,他们姐妹兄弟抢着为父亲倒墨,压纸,听大人们说些过节写对联方面的故事。耳濡目染,受益匪浅。每每看着乡邻们手捧散发着墨香的对联满意离去时,他们也分享着父亲的一份喜悦和欣慰。

至于自家的对联,其父则鼓励他们姊妹几人书写。写的最好的贴在大门上,依次为二门、厨房门和后门等,从不同的角度教育激励他们学习书法,继承中华传统文化。

小学四年级时,田永昭随父亲转到县城上学。从此,在父亲的严格要求下,不论功课多忙、多累,写毛笔字是他每天的必修课,两张柳体楷书雷打不动。

田永昭曾这样回忆:“父亲是我习字的启蒙老师,也是我的终身导师。他从来都是细致入微,耐心指导我……凡是他推荐给我的书目、书法理论文章等,他自己先要反复阅读,勾出重点章节和话语……直至他去世前,我所有重要的参展、比赛的书法作品,第一个观众必然是他。他会仔细地看,慢慢地审,有无遗字掉句,有无错别字,然后再给我逐一指出写的不好的字,进行纠正。他尽量教会我如何去认识书法上一些美的东西……有父亲从小对我手把手的悉心培养,有他老人家对我的言传身教,有他丰满的人格魅力及精神力量的支撑,我会勇敢地面对现实,永远踏实作人,认真写字,走好自己喜爱的书法之路”![(摘自子孙们为已故田东阳先生三年祭编著出版的《远去的背影》一书•《父亲教我写毛笔字》田永昭一文]

可以说,田永昭深厚的书法功底,从一开始就深深地根植于一个恪守中国传统文化家庭的沃土之中。

汝欲学书法功夫在书外

田永昭为人朴实、谦和,行亊干练,低调。笔者曾多次电话联系预约。也许是“盛情难却”的缘故吧,一天傍晚,我如约来到了他父母的家。这是一间不到百平方米的老式单元房,其父过世后,田永昭为照顾八旬老母的生活,消解老人的寂寞,他和妻子搬回来住。

“百善孝为先”,田永昭夫妇以实际行动践行着中华传统的孝道文化,与室内四壁装裱精美、错落有致、非常经典的书画艺术交相辉映,熠熠生辉。笔者一踏进门厅,便置身于这子孝媳贤、高堂容光焕发、全家其乐融融的中华传统文化的氛围之中。

寒暄过后,才知田永昭刚从市政协扶贫包村点渭南西塬上回来。他顾不上休息,便风尘仆仆地将我引进了父亲生前的书房,现在是他写字的工作室。望着他那亲和并略带疲倦的面容,我终于理解了他对采访一拖再拖的缘由。为了少占用他夜间休息和练字的时间,我单刀直入,直截了当地说明了来意:

“你研习书法这么多年,对习书者如何深厚自己的书法艺术功底有何感悟?”

“古人云:‘书者心画也’。故欲精其书,必先修其品格,阔其心胸,厚其文化素养,在此基础上勤学苦练,方望有所建树。若舍其前者而一味讲求练笔用墨,书作必然徒具形式而缺灵魂,使书法蜕变为书技,掉入形式主义的泥潭。宋代大诗人陆游教子有一诗句‘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就是这个道理”。田永昭开门见山,言简意赅,高屋建瓴,入木三分,一语道破了当今书法界的弊端,也是对自己三十余年来习书之旅心得的高度概括,令人耳目一新。

田永昭递过家人送来的热茶,沉思片刻,接着说:“关于这一点,还得从我父亲说起。他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新中国培养的、并恪守中国传统文化的知识分子。即使在极不重视文化知识学习的‘文革’时期,他亲自动手给我们几个孩子选编并手抄了《古代诗词选》《古代散文选》《文言文五十篇》《现代优秀散文选》《对联100幅》等,又从各种报纸杂志上剪贴汇集了几十本百科知识,供我们姐弟学习。虽然当时我对这些诗词、散文理解地很肤浅,但却将这厚厚的几大本手抄书背得滚瓜烂熟。正是这些中华经典的诗词和范文垫了底,才使自己终身受益,有机会接触和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并在几十年的书法艺术生涯中,透过时空与我国古代的大诗人、大词人、大文学家及大书法家进行心灵的沟通,达到修品格、阔心胸、厚文化素养的目的。”田永昭一边侃侃而谈,一边从柜子深处拿出了一大包压箱底的手抄本(见图三)。

望着这一大包压箱底的四十多年前的手抄本,我眼前一亮,脱口而出:

“太珍贵了……太珍贵了!”

为深入研究田永昭书法艺术成材之路,经主人同意,我随即将这一大包压箱底的手抄本带了回来,并逐本逐页仔细地进行了翻阅。翻着,翻着,这些泛黄的手抄本,不至一次地将我带回到了那个“读书无用论”和“知识越多越反动”的令人心痛的年代……

因为笔者和田东阳先生都是那个年代的过来人,自然能掂量出这些手抄本的份量;自然会对手抄本作者当年的良苦用心感同身受。

这哪里是采访?这分明是一场别开生面的再学习,再受教育,再回味人生……面对着这位和自己儿子同龄的后生,一股钦佩之情油然而生。这时,我才真正领悟到“后生可畏”(《论语•子罕》)这句古语的真谛。

已故田东阳先生40多年前为子女选编并抄写的《古代诗词选》

《古代散文选》《文言文五十篇》《现代优秀散文选》等部分手抄本

名师指点才艺绽放 广结良友博采众长

田永昭上初中时,在其父单位一位郭叔叔的热心引荐下,认识了当时在渭南书法界很有影响的马树友老先生,并入门拜师学艺。这是他学习书法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和里程碑。在马老的指导和熏陶下,他由柳体楷书转为研习颜体楷书。几年间,收获很大,进步也很快,作品多次刊登在《渭河》、《陕西教育》、《中学生文史》等报刊(见图四),使他大受鼓舞和激励,决心在书法领域能有所造诣。

田永昭中学时书法作品多次被《渭河》、《陕西教育》、《中学生文史》等报刊刊登。

为了进一步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提高自己,十九岁那年,他参加了西安书法函授学院三年书法函授学习。系统学习了《中国书法史》,《诗词欣赏》,《篆刻基础》等课程。同时,又不断涉猎了魏碑、隶书、行草等字帖,逐步加深了对书法艺术的理解,扩大了他的爱好和书写范围。系统的书法理论学习使他的书法实践获得了新的飞跃,也有了新的艺术追求。

函授毕业后,田永昭和几个书法界的朋友商量,一起拜陕西省十大杰出书法家、陕西德艺双馨艺术家史星文先生为师。史星文先生的书法、散文创作观和艺术状态都对他产生了深厚的影响。后来,田永昭与知名书法家“华山三友”中的吴振锋和遆高亮先生的接触也多了起来,从他们的言谈、教导中深受启发和激励,获益匪浅。

三十多年来,田永昭先后供职于渭南市委宣传部、渭南市文明办、渭南市政协等部门,曾多次获“优秀党务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由于他科学处理本职工作与学习中华传统文化的辨证关系,取得了工作、学习双丰收。

在书法艺术领域,田永昭象一团炽热的火。三十多年来,他忍耐着常人难以忍受的枯燥与寂寞,废寝忘食,坚持自费学习,坚持业余修炼,一路披荆斩棘,矢志无改,耕耘不辍。十七岁在秦东书法界崭露头角,被渭南市书法家协会吸收为会员。不久,又享誉“三秦”,迈入了陕西省书法家协会的大门。三十二岁就跨进了中国书法家最高艺术殿堂,被中国书法家协会吸收为会员。

由于其在书法艺术方面的成就,曾先后被相关组织任命或聘请为陕西省青年书协常务理事兼楷书委员会副主任,渭南市书协副主席,渭南市书画艺术院副院长,渭南师范学院美术设计学院兼职教授,渭南市政协书画室主任等职。在搞好本职工作的基础上,为继承和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田永昭的书法作品,功底扎实,特别在楷书方面独树一帜。先后百余次参加了中、省、市书展,其中入展中国书法最高权威机构---中国书协举办的全国大型书法展览或比赛二十多场次,并屡获国家级大奖。

2002年,在时任渭南市书协主席丁文德先生的赏识鼓励之下,田永昭勇敢地走进了中国书法家协会的艺术殿堂。他的书法作品入选中国书协在天津举办的“首届中国书法艺术节”,同时入展“全国第三届正书大展”和“第四届全国楹联书法大展”,成为陕西唯一“桂枝双斫”的入展者。同年,又入展中国书协和中国美协等单位在北京举办的“首届中国职工艺术节‘城建杯’全国书法美术作品展”,并荣获书法金奖。

这是他书法艺术之旅的又一个转折点和里程碑,他非常高兴和激动,并亲自去天津参观了展览。天津之行,使他大

开了眼界。因为这毕竟是他第一次入选全国展览,并得到了全国书法界专家的认可。从此,他一发而不可收。

2003年,其书法作品入选中国书协在西安举办的“第八届全国书法篆刻作品展”,被评为“全国提名奖”,这也是中国书协首次组织获奖作者统一参加现场考试,公平公正评选出的奖项,这次展览,再一次激励了他攀登书法高峰的决心和信心。

2004年,他的作品入展中国书协在郑州举办的“首届青年书法篆刻作品展”。

2005年、2006年,他的作品先后入展中国书协在厦门举办的“全国第四届正书大展”、中国书协和中央电视台举办的“第二届杏花村汾酒集团杯全国电视书法大赛”、西安和韩国共同举办的“韩•中书艺文化交流展”、中国书协在榆林举办的“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全国书法大赛”。

2006年11月,作品又入展中国书协和中国美协等举办的“庆祝记者节首届全国新闻界书画作品展”,荣获一等奖,是陕西省参展作品唯一获奖者。

2007年至2009年,他的作品入展中国书协在内蒙古举办的“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作品展”、中国书协在北京举办的“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启动当代名家系统工程全国千人千作书法大展”和中国书协等在山西举办的“中国永乐宫第二届国际书画艺术节”,并获“入展奖”。

由于他在书法艺术领域的突出成绩,2010年6月,田永昭被渭南市委、市政府评为有突出贡献的专业技术拔尖人才,时年三十九周岁。

常怀敬畏之心学经典 推陈出新落笔如有神

楷书又称“真书”、“正书”,兼采隶书、行书、草书之长,最大限度的实现了“简”、“明”、“美”的统一。楷书的出现,标志着汉字作为方块字的最终定型。是现代汉字的标准字体,居“真、草、隶、篆”四体之首。

千百年来楷书一直是中国官方所采用的正式字体,也成为书法爱好者学习各种书体的基础,田永昭当然也不能例外。小时候,他就是从楷书练起的,几十年如一日,一直没有停顿。回顾他三十多年的学书历程,在楷书研习方面,可以说经历了一个由不自觉到自觉的认识过程。当他按照自己的禀性,选择自己的路子,把楷书作为发展方向后,在书法研习方面,他独具匠心,在继承与创新中艰苦探索,不断升华。

第一,追本溯源,从源头上学起。楷书巅峰于唐,田永昭攻研楷书的关键战役当是最初研习柳公权、颜真卿、欧阳询等唐代大家。他明白,中国的书法,包括楷书,有如文学史上的唐诗,在唐代进入了繁荣发展的鼎盛时期,所以必须狠下苦功,反复临摹,打好基础,力求渐臻佳境。楷书产生于汉末,盛于魏晋,楷书的开创和确立之功,应首推曹魏重臣钟繇,他是楷书的鼻祖。于是田永昭上追魏晋,对钟繇的一些楷书代表作反复捉摸、临习,继而又学习魏碑书体和“书圣”王羲之及“小圣”王献之的楷书。历经数年,反复临摹,很是下了一番苦功夫。

第二,广泛涉猎,突出重点。田永昭把柳公权的楷书代表作《神策军碑》、《玄秘塔碑》和《金刚经》、《灵飞经》等的各种版本,加以搜集、钻研、临习;继之将颜真卿的楷书代表作《多宝塔感应碑》、《东方朔画赞碑》、《大唐中兴颂》、《麻姑仙坛记》、《颜勤礼碑》、《元结墓志》、《李玄靖碑》、《自书告身帖》和《颜家庙碑》等的各种版本,加以搜集、钻研、临习;再继之又将欧阳询的楷书代表作《九成宫醴泉铭》、《化度寺碑》、《皇甫诞碑》、《虞恭公碑》等的各种版本,加以搜集、钻研、临习。唐之书法博大精深,精英人物众多,一个人的精力总是有限,不可能一一都学。田永昭在广泛涉猎的基础上,突出重点,紧紧抓住柳、颜、欧这三个代表人物,不仅继承了钟繇、“二王”和魏碑的传统,而且有了自己新的领悟。

第三,精诚所止,金石为开。田永昭敬畏经典之美,虔诚向先贤学习,如此又历经数年,终于初步摸清了柳、颜、欧三人楷书的运笔规律和艺术特点。他认为,欧之楷书,运笔刚劲挺拔,笔画方润整齐,结构开朗爽健,法度森严,自是大家;颜之楷书,笔势开张,宽舒圆满,深厚刚健,方正庄肃,自是中国书坛又一座丰碑;柳之楷书,其字棱角分明,方折峻丽,尤以骨力劲健为特点,有“颜筋柳骨”之称。他对楷书艺术的认识和技艺再一次得到升华,受益匪浅。

第四,学无止境,广猎历代大家之精要。田永昭将欧、颜、柳三家的楷书精髓基本摸清之后,对唐代之李邕、虞世南、褚遂良;宋之苏轼、蔡襄,元之赵孟頫;明之祝允明、文征明;清之傅山、赵之谦;以至民国之于右任、李叔同、沈尹默等历代大家的楷书精要亦作了相应的揣摩、研习和总结。其对楷书经典涉猎之广、功课用心之专、习笔耗时之多、研习体会之深,实属罕见。

三十多年磨一剑,落笔着墨如有神。田永昭在楷书上经过不断的学习、摸索、探究和临摹之后,对我国历代楷书作品的创作规律、传统特点和精神主旨,有了相当的熟悉和把握;在不断认真继承的基础上渐入佳境,艺术灵感似涌泉一样“井喷”,独具一格的作品便一件接一件的“瓜熟蒂落”,硕果累累。

他的楷书作品先后参加了中国书法最高权威机构---中国书协举办的全国大型书法展览或比赛20多场次,均入展或获奖;作品及相关文章先后被《中国书法》、《书法》、《书法报》、《书法导报》、《中国书法家论坛》、《陕西日报》、《华商报》等报刊及有关专业网站刊登或报导;作品也先后被中央政法委员会、中央电视台、中国华侨历史博物馆、中国志愿服务基金会、韩国艺术中心、陕西省图书馆、苍颉庙文管所等机构收藏,被榆林“黄河古道”碑林、西岳庙文管所、少华山风景区等刊石(见下图)。

被收藏或刊石的部分作品

回顾田永昭三十多年来的书法实践,他走过了一个从感性认识而能动地发展到理性认识,又从理性认识而能动地指导书法实践的艰辛历程。他忠实地坚持,并践行了辩证唯物论的知行统一观,在浩瀚的书法艺术海洋里,“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种循环往复以至无穷,而实践和认识之每一循环的内容,都比较地进到了高一级的程度”(毛泽东•《实践论》),终于在书法天地,特别是楷书领域独树一帜。

他的楷书极具功力,既有“欧势”、“颜筋”、“柳骨”之韵,汉隶魏碑端庄内敛之神,又有“二王”飘洒遒劲之气,落笔着墨,起收转折,急快徐慢,颇具神韵;疏密浓淡,大小向背,长短高下,皆具匠心,给人以形美、质美、韵也美之感。

形美质美韵更美 未曾赏毕心已醉

滴水可以见太阳,幅字可窥其艺术全貌。上面,我们沿着时空的长河,从广度上对田永昭的艺术成就进行了回顾。下面,再试图通过对其部分作品的点评,从深度上对田永昭楷书书法艺术成就进行赏析。有了广度和深度上的认识,田永昭艺术成就与风格的立体形象便呼之欲出。

赏析一:田永昭书写的老子《道德经》

通古今,风韵独具。点画细挺,结体劲俏,刚健险美,有欧

阳询楷书之气势;字势端庄,浑厚宽绰,笔力雄健,有颜真卿楷书之风骨;用笔古朴有力,点画庄重有神,其风骨、气势对欧阳询、颜真卿有所继承,甚至对欧、颜之后的祝允明、文征明、赵之谦亦有吸收,终归书写出了自己的书法艺术特色。他用小楷书写的《道德经》,无一懈笔,无一错乱,5286

字,一笔不误,一笔到头,大有一气呵成之势,足见其书法功力之深厚。

赏析二:田永昭书写的自撰《楹联》:书风典雅清秀之中透着浑朴和雅逸,似乎是自然天成。古人曾有“字如其人”的说法。一个人的思想、个性和胸襟会对自我气质的养成起很重要的决定作用,而且会影响到一个人艺术的审美和创作方向。楹联书法在书法创作形式中相对较难,要想写出神采更是不易。此副对联书法,形式内容和字法很是讲究,碑学的浑朴自然与毛笔的自由书写达到了整体高度统一,骨气洞达,爽爽有神。充分体现出田永昭精湛的笔力,形式和内涵都堪称精品。

赏析三:田永昭书写的东晋陶渊明《桃花源记》:清包世臣《艺舟双楫》有言:“书道妙在性情,能在形质”,田永昭书法艺术的状态正是性情和形质的完美结合。这幅楷书作品《桃花源记》,整幅作品章法布局完美和谐,恰到好处;字形略小,近乎小楷的意思,钤印补白灵活生动,耐人寻味;作品取法典雅高古一派的碑学书风,并参以魏晋和明人的书法气息,字形结体不落俗套,既有古人的气息,又能自出新意,用笔沉着厚重,起承转合,浑然天成。观此幅作品,大有书卷气扑面入怀之感。

赏析四:田永昭书写的行书作品陆游《卜算子•咏梅》:田永昭以魏体楷书见长名世,影响颇大,但是行草和隶书也是很见功力的。这幅行书作品书写的是陆游《卜算子•咏梅》,从书法作品中我们不难窥见“二王”典雅秀丽一路的书风,字法、笔法、墨法和章法与作品的书写内容结合的自然完美,给人梅花铮铮铁骨的力度感,这恰恰是我们书家常追求的“书法神采”,更符合古人讲的“书法以神采为上,而性质次之”的书法审美精神。田永昭的这幅行书作品,碑帖结合,稳中求险,书风典雅洒脱,灵动飘逸,将书法艺术纯正高尚的文化品味体现的淋漓尽致。

笔墨当随时代舞 寄语书坛后来者

“你的书法作品享有盛誉,楷书艺术独具风貌,是书法界公认的。您对广大书法爱好者有什么要说的吗?”

“自己从小的时候,就是由楷书练起的,几十年了,一直没有停顿。在老师指导之下,基本点画还是能写到位的,可以说是拿时间磨练出来的。至于‘独具风貌’,真不敢当,因为仅就楷书而言,历代大家流传下来的书法作品琳琅满目,浩如烟海。大字有大字宽博雄强的美,小字有小字娟秀古朴的美,自己的审美取向也只是其中的一种而已。至于给后来者同仁的寄语嘛……”田永昭说着,拿出了2017年9月27日渭南广播电台“对话渭南”栏目的采访稿。按照他本人的意思,特将有关章节原原本本地摘要整理如下:

第一,要按照自己的禀性,选择自己的路子。“这些年参加的中、省、市各级展览,尤其是国家级展览和比赛,大多是以楷书书写和展现的,也就是说发挥了自己的长项,所以慢慢的把楷书也就作为自己书法发展的主方向。纵观书法历史长河,对照古人的学书思想和经验,按照自己的禀性、笔性,选择一条适合自己走的书法路子。这就要求深入传统,从书法源头寻找学习范本,从传统的经典碑帖中吸取营养。我相信每一位习书者只要沿着自己的审美取向走下去,不断挖掘,不断修正,就会有所斩获并不断自我完善。”

第二,继承和创新的问题。“书法历来被认为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是中华文化独特的艺术瑰宝。‘文如其人,字如其性。’这是古人留下的经典古训。一个没有特质和独立思考的人是难以创作出好的作品来的,这里就有一个在继承和创新中不断培养自己的特质和独立思考的能力问题。其实,古今中外,凡是传统的文化艺术都有继承和创新的问题,书法也是如此。道理很简单,经典的东西,越看越美,然后需要我们去继承,不断挖掘,注入新的元素,也就成了创新;这里需要强调的是,在不断培养自己的特质和独立思考的能力中有一个‘书者心画也’的问题,欲精其书,必先修其品格,阔其心胸,厚其文化素养,千万不能使书作徒具形式而缺少灵魂,掉入形式主义的书技泥潭。”

第三,对经典之美要有敬畏之心。“要怀着一种敬畏虔诚之心去学习、去欣赏,揣摸前人的用笔、结字、章法和选帖、取法及对传统的深刻理解等,吸收借鉴前人的长处。现实中我遇到过不少所谓的书法家,不懂得什么是法度,什么是敬畏,不去从源头认真学起,而是龙飞凤舞,一通乱写,毫无法度可言,只可惜周围的一些观众还在拍手叫好。还有的浅尝辄止,没写几天字,就以大家自居,恨不能名利都属于自己,根本就静不下心来。凡此种种,都是没有认真的去学习、继承古人经典的东西,就心急火燎地进入创新了,这样是永远写不好字的。”

第四,术业要专工,欲速则不达。“在临摹和创作中要选定书体,循序渐进。切忌东一榔头,西一斧子,朝三暮四。一定要从字形到字神基本掌握了再换帖,不要急于求成,“欲速则不达”么。要“专工”,打好基础。临帖时要对碑帖认真的分析、体会、揣摩,不断提高鉴别能力和审美水准,一定要力求“精”。对碑帖分析研究得越深入,就提高得越快。”

第五,不断培养和提高自己的现代审美意识。“要不断培养和提高自己的现代审美意识,只有牢牢把握时代特色,才能提高审美意识,这一点要靠每一个习书者自己去‘悟’。清代大画家石涛有一句名言“笔墨当随时代”。就是说,人们的审美情趣是随时代的步伐向前推进的。现在社会生活节奏比较快,绝大多数人也都是业余写字,时间有限,所以怎样能够提高审美意识,了解和掌握时代特色呢?我也常常在思考这个问题。建议书法爱好者,一是订阅书法方面的报刊杂志,还可上书法方面的专业网站,多关注全国书法动态,多看专业的理论文章,逐步提高;二是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可以走出去,多看一些大展,开阔眼界。没有条件的可以买一些有档次的全国性展览作品集。多看、多分析研究,放眼全国,也就是说站得高、看得就远;三是要多和书法界的朋友交流,尤其是和比自己水平高的老师、书道朋友多交流,循序渐进,逐步提高。总之一句话,要寻找我们时代的书法审美取向,只能到我们当代丰富的社会主流生活和书法实践活动中去找、去体会、去总结,舍此别无他途。”

结束语

“研习书法这些年,您最大的感悟是什么?”

“三十多年来习书的感悟可以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情系书法路,甘作垂钓者。我自幼受家庭熏陶学习书法,但自己感觉禀赋平常,所以只有用努力和勤奋来弥补。如今,书法已成为我学习和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喜欢并深深的陶醉在书法的海洋中。习书的路上虽然艰辛、孤独、寂寞,但我欣赏这一路走过的美丽风景。前几年,我为自己的书斋取名钓雪庐,取意于柳宗元的《江雪》一诗。在今后学书的道路上,我愿意继续耕耘摸索,更愿意在‘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白茫茫的冰天雪地里,守住寂寞,做一个带着斗篷、披着蓑衣的垂钓者。今后,继续坚定不移地走好自己喜爱的书法之路,用布道的精神传播书法的美,用自己的书法艺术回馈社会,争取在书法艺术的领域为中华传统文化增砖加瓦,争光添彩”!

笔者就以田永昭上述这段感言作为本次采访的结束语。

唐•王之涣《登鹳雀楼》诗云:“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导师马克思说:“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在那崎岖的小路上不畏艰险,奋勇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我真诚祝愿中青年才俊田永昭在今后的书法艺术追求中更上一层楼;衷心企盼具有强烈的时代特征、明显的时代烙印,反映时代精神的不朽的书法艺术作品源源不断地问世;衷心企盼一大批立志于学、明道正学、锲而不舍的田永昭式的中青年才俊不断涌现。

时值2018年岁尾,2019年即将来临之际,仅以此文献给那些为传承和发展中华传统文化艺术不畏艰险、奋勇开拓的艺术家及站在他们身后的默默无闻的英雄们!

(注:本文作者曾任《陕西政法天地》渭南市通联站站长;《西部法制报》记者、《西部法制报社》渭南记者站站长;《中国经济导报网•陕西频道总监》;《人民日报海外网•品牌频道副总监》等职)。

(来源:视点陕西)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李倩倩
本网站部分图文信息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网站法律顾问:陕西圣达律师事务所主任 李刚庆
技术支持:渭南青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www.0913wnw.com 媒体支持:陕西网渭南站 投稿信箱:wnw0913@163.com 新闻热线:0913-3362222 网站备案:陕ICP备14011189号-2
  陕公网安备 61059002000006号